乐匆匆

希望时间能给我答案。

鬼魂关宏峰的警队日常(二)

梗概:关宏峰死了,他的灵魂被困在长丰支队,然后他发现每一个来警队的人都可以看到他。


 *一切OOC属于作者。

*看 @雨过天晴 太太的《死魂灵》看得心态崩溃后想写一个平和些的死亡梗。以及强推这把世纪大刀,文力强我一百倍。

*虽然没有车但毫无疑问的年下。


(6)

一线刑警的生活总是波澜壮阔的,即使纠察黑警大行动之后长丰支队的安防已经大大提升,还是会迎来某些突发情况。例如这一天晚上,突然毫无预兆的全街区停电,恰好白天扣押的犯人是个棘手的宗教暴徒,见此幸运的状况,利用警队陷入黑暗的这段时间暴起发难,并打碎玻璃捡起尖锐的一块当做武器,就要逃脱。

比较不幸的是,他同时面对了喜欢以暴制暴的关宏宇和周巡。正指挥队员们外围布防的关宏峰默默看着被混合双打的犯人,觉得情况可以很快控制下来,暗想有时候暴力单细胞也不是没有好处。

一片混战下,犯人手中的武器脱手飞向关宏峰所在的门口。

“哥!!!”

“老关快躲开!”

 

(7)

随着两个人影穿过半透明的关宏峰狠狠摔在地上,警队的发电机终于开始工作,灯光大亮。在场的众人表情均是一言难尽。

关宏峰:“.......”

犯人:“他两个这是......中邪了???”

小队员们:“英雄救美个什么啊!你们是不是忘了他根本打不到关老师啊!”

高亚楠:“呵呵。”

周舒桐:“今天也是怀疑上司智商的一天。”

 

(8)

说起警队的发电机,还是关宏峰生前为了预防某些紧急情况下的设施断电提议的,不过平日里百分之九十的时间处于搁置起灰的状态。

随着关宏峰的地缚灵形态解封,发电机再也不积灰了,保证办公室二十四小时的光明。

关宏峰觉得浪费,表示自己的黑暗恐惧症理论上不会再导致休克症状了,心理上的紧张习惯一段时间就能克服。

关宏宇说你拉倒吧,我看不见你的时候,大半年都习惯过去了你都还精神紧张,可见你是克服不了。克服不了又怎么了?出个电费钱,我反正也习惯开灯睡了。

关宏宇一想到他哥被困在警队里又没人看得见的半年,天天晚上黑灯瞎火孤零零的在警队大楼里对抗黑暗恐惧的后遗症,简直心疼得不行。

“以后再也不会了。”他伸出手去摸他哥的脸,好像真的能摸到似的。

 

(9)

关宏峰看到周舒桐在门后偷偷抹去了泪花,然后他想起这原来曾经是刘长永的办公室。

 

周舒桐看到了关宏峰,连忙笑笑,眼里还带了些泪意:“没什么,关老师,我就是在想,你能这样一直守护着警队,那我爸爸他,说不定也像你一样,还是生活在这里呢,虽然我看不见他......”

关宏峰的神情比生前柔和,他诚恳道:“小周,我并不知道刘队在不在这,但是他一定为你现在的成绩而骄傲。如果有一天我离开这里,到了那边,我会替你找找他的。”

 

(10)

关宏峰明显感觉到队里的气氛有些古怪。不如说,更加热火朝天了。

每个人都抢着跟他搭话,好像怕他寂寞似的,明明没有难解的命案,还是有人排着队问他问题。甚至有队员说自己记不清路了让他指路。

周巡更是连犯了两个平日根本不会犯的低级错误,被他一顿教训,神情却好像更高兴了。还有关宏宇,隔几分钟就偷眼盯着他,那有如实质的目光让关宏峰一天都处于神经紧绷的状态。

于是他去找唯一正常的高亚楠。

“其实这段时间,你心里也有答案了吧,关队。”高亚楠说,“他们什么事都要请教你,不敢表现得独当一面,一个两个的不肯出师,不都是为了留下你吗。不如你想想昨天做了什么事刺激到那两个门神了。”

关宏峰若有所思:“我去问问看。”随即他又皱眉,“但是他们现在被我唤起的依赖感......是错误的。无论如何,不应该寄托在我身上。”

 

(11)

看到那个半透明的影子远去,高亚楠才摇头:“其实你依赖一下他们,可能会更好。”

推门进来的小徐:“楠姐?你说什么呢?”

“没什么。”

 

(12)

小汪有些难为情:“师父说,这叫‘让您放心不下’战术,要是我们什么都会了,您一个无牵无挂,按照好些书上的说法,心愿完成了,就立刻投胎转世了怎么办呀!”他看着关宏峰的表情,又连忙摆手道,“但是师父和宇哥他们都是想为你好!没有要强迫您的意思!您要是愿意留在这,那最好不过,您这么厉害,我们警队如虎添十个翼啊!但您要是心里想走,那也......”

关宏峰看着越来越扭捏的小汪,心下有些好笑,立时明白自己和周舒桐的对话被那二位煞星偷听到,开始带着整个警队胡思乱想了。

我还能去到哪儿呢。他有些恍惚,分明是你们在给我一个容身之处。

“小汪。你先过去吧。我会和他们俩说清楚的。”

 

(13)

晚饭是周巡叫的外卖。关宏宇和周巡一直欲言又止并且无比焦虑地盯着关宏峰。在桌子底下用脚搏斗数次后,周巡不情不愿地先开口道:“那什么......老关。你待在这里,是真的开心吗?如果,你想早日投胎转世,那我们也,也帮你查。说不定......”

受到双重目光洗礼,关宏峰只有长叹一口气:“我不会自己离开的。如果我能一直留在这,就陪你们到退休,这总行了?”

关宏宇立时满血复活:“我就说嘛!我还不了解你?你什么时候在乎投胎转世这种东西了?今朝有酒今朝醉,你反正就喜欢破案,那我们就每天在一起,我保证让你开开心心的!”

“那敢情好!”周巡也眉飞色舞起来,“老关你还是队长!你就尽管使唤他们干活,反正他们乐意!”

关宏峰看着他们的表情,扯了扯嘴角,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


“赶紧吃饭。”

“诶。/好嘞。”


TBC.

*基调是欢乐的,矛盾是不可回避的,前途或许是光明的。

*下章打算溜平行世界选择收手的非通缉犯韩彬 或 调任的社会你林嘉茵支队长出场,二选一吧。



鬼魂关宏峰的警队日常(一)

梗概:关宏峰死了,他的灵魂被困在长丰支队,然后他发现每一个来警队的人都可以看到他。


 *一切OOC属于作者。

*看多了死亡梗玻璃渣后的报复性产糖,所以是欢乐流水账,毫无营养。

*虽然没有车但毫无疑问的年下。


(0)

关宏峰死了,他没能看清楚自己尸体的死状,没能看到自己的葬礼,没能见证亲手揪出来的幕后黑手的死刑。他就作为一个鬼魂安安分分待在长丰支队,也跑不出大门的范围。他飘在警队大楼,看所有人神情疲惫,忙忙碌碌,周舒桐没精打采,周巡更是烟雾环绕,神色空洞像是关宏峰十五年前见到的那个失足青年。

他的弟弟关宏宇这期间来过一次,关宏峰瞧着他的精神状态也很不正常,和亚楠说话也都是淡淡的,眉目间还带了些难掩的戾气,“我肯定是要报仇的。我知道没抓全。我申请了你们警队的编外顾问,明天一早就来上班。”

关宏峰很有些手足无措,每当他面临他人的悲伤——尤其是因他而起的悲伤时,都会感到相似的心悸。

可是我现在已经不能为你们做任何事了。

 

(1)

然而,这并非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转折发生在第二天关宏宇上班时。

“哥!!!!!!!!!!”

关宏宇几乎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关宏峰——半透明的,在1秒内就通过关宏峰的表情判断出这毫无疑问是他已经壮烈牺牲的亲哥,眼泪横飞地抱了上去。

“宏宇.......你看得见我?”关宏峰作为鬼魂当然是没法被碰到的,不过他安慰地虚握着弟弟的手。关宏宇激动得浑身血液逆流心脏都快从胸腔里蹦出来了:“这证明我就是你在世界上最在乎的那个人!对不对!哥!我能看到你!听到你说话!我以后都在警队陪着你!”

“关宏宇你他妈大早上在支队嚎啥呢!我告诉你别他妈.......握草!老关!!!!!!!”

 

(2)

一番混乱后,鬼魂关宏峰惊恐地发现,今天的自己好像所有人都看得到。格外令他不解的是,自己不仅没有受到队员们恐惧和排斥的目光,反而受到了热烈的欢迎——表现方式为抱着他哭。

一个小时后新案子来了,对着支队上下几十号警察巴巴的眼睛(包括周巡),关宏峰又不由自主进入了工作指导的状态。

而发现全支队每个人都能看到关宏峰之后,关宏宇的脸色和心情都极速变黑。

说好的只属于双胞胎的设定呢!这不科学!

那个周巡!搂搂抱抱干啥呢!别以为我看不见你的手!我哥都是一团空气了还敢占便宜!

操!你们这些警察都没自己思想的吗!光听我哥在这分析了!自己没脑子啊!快滚回工作岗位啊!

那个发抖的怎么回事!一副害怕的样子!我哥哪里可怕了!打一顿!

不过看到关宏峰能正常和小警察们交流,像是回到了关老师时代,关宏宇心中像是塞进了一团棉花糖。


(3)

关宏宇瞪视着刚才站在人群里两腿打颤的那个新人,把他拎出来:“怎么?怕鬼啊?”

新人还是紧张得四肢打颤,脸却慢慢红了:“不是......我不怕鬼。我是太激动了!我在学校就很崇拜关老师!没想到自己还有机会听他指导!”

妈的更气了。关宏宇的瞪视更加凶残了。

 

(4)

例行抽调检查后,新上任的市警察局长觉得这段时间的长丰支队特别诡异,好多警察对值夜班积极得不行,顾问关宏宇和支队长周巡更是恨不得24小时在警队,关宏宇甚至搬了一张折叠床(还是双人床)在办公室。

最可怕的是,每天大半夜灯火通明的,问起后每个人都打哈哈不肯说原因,周巡更是嚣张表示我们自己会凑电费的。

局长于是认为,对长丰支队的思想教育刻不容缓。

 

(5)

长丰支队的警察们不论警衔,每个人最近都似乎迷上了关于风水玄学一类的书,经隔壁支队有人举报,长丰支队的人还会讨论“养鬼”一类的邪法。

市警察局长觉得长丰支队更诡异了,作风简直要不得,于是组织了一次大规模的思想教育。

他要是能看到我哥,保证不会觉得那是“邪法”。关宏宇愤愤不平的想,我哥一只鬼都帮着指导破案了,有这么五讲四美的养鬼吗!


TBC.

*nili长丰支队药丸。

*渣文笔无逻辑,不知道写不写后续。

宫二这个人,太傲了,分明是六十四手继承了柔,却铁骨铮铮,刚硬到自损一千也要伤敌八百。犹记得北美版一代宗师里,宫二最后和叶问有一扇门的交汇与过手,那是她最后的试探。叶问关上了门,宫二无声冷笑,转身离去不再回头。
同样刚硬的一线天,仅仅火车上的沉默相对,就能让他不声不响在宫若梅医馆旁开一家白玫瑰理发店,一直伴随到心上那个人逝去。所以分外可惜,天意啊,分明如此相配。
如果没有马三,宫二姑娘会嫁给门当户对的未婚夫。有了马三,二姑娘选择奉道报仇,病痛中死去。如果没有重伤,或许会活的长一点,不开口和叶问表白,和一线天多做邻居十数年。无论哪一种,都是有缘无分的死局,这就是我最恨墨镜的地方。

【周关/巡峰】逆蝶成双-1

震惊!太太竟然写了!还开连载的节奏!疯狂打call !!!

Sgt.James:

哨兵周巡x向导关宏峰


小可爱们的点梗都好厉害


先写了 @乐匆匆 的【哨向、强制结婚、先婚后爱】


仔细品品只有哨向切题了




1.


  从伍玲玲出事后,周巡的精神状态就开始走下坡路,关宏峰没有发现,因为他的状态更糟。


  长丰支队支队长关宏峰,一个人能带起一个队的超级向导,在面对自己精神图景中不断扩大的黑洞时,选择了被动逃避,假装一切正常。他以为没有人发现他的异常。他依旧风来雨去,断案如神,冲在最前线,配合搭档的哨兵们没有不满意的。


  除了周巡。


  关宏峰下意识地躲着与周巡搭档的机会,也许是向导的潜意识里认为周巡能看穿自己。因此当周巡拿着队里批发的结合意向书来找他的时候,他说不上吃惊。


  “你申请结合了,”关宏峰盯着周巡手上的文件说道,“匹配了上了谁?”


  关宏峰一直没有结合是因为没有必要。由于他的精神疏导,长丰支队的未连接哨兵数量在全津港一直最多。每三个月一次的精神评价考核得分及格的哨兵可以保有单身的权利,当然也可以自愿提出结合申请。但一旦有得分不及格的情况出现,组织就会根据契合度测试给他或她强制匹配向导。至于向导,向导一直都是稀罕物,除了像关宏峰这样能力卓越的向导之外,他们作为战略物资是没有主宰自己的自由的。


  周巡的面色不善,气色也不好。如果关宏峰能抬起头来仔细看他一眼,就会发现以他现在的状态,大有可能挨不过下一次考核。


  “没有匹配上任何人,”周巡语气冷冰冰地说道,“我申请的是定向结合。”这完全不像一场求婚,反而像在威胁。


  关宏峰低下头沉思了片刻。既然周巡已经做到了这一步,他也想不到更好的对策了,如果组织知道了自己的精神状态——一个用废了的超级向导下场会怎样呢?反正组织绝对不可能让他跟周巡这样优秀的哨兵结合。


  “周巡,以你的能力......”


  关宏峰抬起头来,他看到了周巡的眼睛,突然一下子说不下去了。


  十多年了,周巡变了很多,他早就不是那个堕落颓唐濒临崩溃的公安蛀虫了。此刻他又好像一点也没有变,用冷漠的眼神注视着关宏峰,摆出一副厌烦的模样。仿佛这样别人就无法窥见他内心的柔软,仿佛这样就可以不受伤害。


  关宏峰似笑非笑,“我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吧。”


  一切仿佛昨日重现。






  2.


  精神评价考核是由市局统一举行的,而哨兵向导的婚前精神体检队内就可以办了,到最后无非打个招呼随便检查一下了事。


  周巡先关宏峰一步走在前面,乐呵呵地接受队里同事的祝福。众人习惯他们的关队总是一脸高深莫测了,在领导面前不敢造次,就一个个地憋着坏拍拍周巡肩膀戳戳周巡肚子还让周巡请客,周巡脸上一直挂着笑,难得好脾气的一一应下来,最后实在被烦得不行就直接拉着老关跑出去了。


  支队给他们分了一套套三的房子,不是很新,收拾收拾正好住进去。他们两个都不是讲究的人,从递交申请,领导谈话,申请通过,分房搬家,不到两周就搞定了。


  等到终于回到家,关上门就剩下一件当务之急了。


  他们还没有连接。




TBC




今天艹设定写嗨了先放个开头,下次更新要下周了,争取赶紧完结

十五年的单恋,好惨,真的想替周巡点根蜡烛啊,谁叫你心心念念的老师和搭档是这样一个性格注孤生的人……
结局时弟弟也很崩溃吧,哥哥你造的什么孽哟……两个小狼狗爱你爱的要死要活的 o(╥﹏╥)o
私心觉得哥哥并不是铁石心肠的人,他不是真冷酷无情,内心其实是软的,看他对弟弟是有潜意识的关爱保护的,你说周队十五年捂不热他的心,看周巡受伤他的反应也不像啊!对弟弟隐瞒陷害那是为了警队无路可走啊!从黑暗恐惧症来看,他本身也一直活在自我怀疑与拉扯中。
最关键的问题是有太多的东西他不说出口,有很多背后的事他选择自己解决,亲近的人的知情权被完全剥夺。所以………关宏峰!你要不要这样!给我好好说话啊!你徒弟和亲弟都要哭了啊!

恭喜叶修获得2017B萌国漫场燃王!

开心~

2017叶修B萌应援:

恭喜叶修获得2017B萌国漫场燃王!
恭喜叶修获得2017B萌国漫场燃王!
恭喜叶修获得2017B萌国漫场燃王!
为期20天的比赛中,叶修出战六次,共【十次】打破记录!
吾王叶修!吾神叶修!
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
7.3海选第二天,叶修斩获62383票,打破国漫场海选最高票记录,18.21%得票率位列燃组种子第一位,打破国漫燃组海选得票率记录!同时创下国漫场海选最高真爱记录——11563!
7.14本战64进16,一举打破国漫场最高票数记录,获79557票!
7.16本战16进8,叶修凭借96.45%的超高得票率刷新记录!
7.19八强战8进4,叶修以91674的得票数再次刷新国漫场最高得票记录!
7.20八强战半决赛,叶修轻松刷新前一天由自己创造的最高得票记录,斩获了120119的超高得票数!
7.21最终的决赛,叶修强势开场,高达14550的第一波强势打破国漫初动记录!并以130532的得票数再次打破记录!!!!同时打破B萌最高的真爱票记录!!30408的真爱!!!叶神本神!!!!叶修本王!!!!
感谢叶修!感谢每一个为叶修应援的叶粉全职粉!有幸遇到你们!!!!!!!
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
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
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

一份真诚的安利

《大护法之黑花生》
理解力13岁以上真心强力推荐,非常不做作,不搞花里胡哨,严肃认真的成人剧情动画,喜剧成分也超过了目前国内绝大部分真正的喜剧电影……隐喻颇深,过审简直是个奇迹,可能是去年关系打得好,放在今年绝对过不了,我时刻怀疑它会中途被下映……


护法红胖子全程自白和尬诗格外带感,有种哈姆雷特式的神叨和冷幽默,但是打起来干脆利落,血肉横飞,不跟你废话就砍你狗头,极其爽。


全程无尿点,剧情给力,足够惊人,声优和音乐方面还有所欠缺。
全篇都在压抑的氛围里,麻木的民众,吃人的世界,与现实映照的灰暗真相,貌似充满希望实则绝望的结局,一路砍过去救太子的冷漠主角。以及唯一的小孩子切开都是黑透的,非常懂得权力和算计。

导演兼编剧不思凡算是我关注比较久的了,是真的有才华敢作为的动画人,根本不避讳血和社会丑恶,他的早年神作黑鸟至今没填坑,泪。这次大护法据说有三部曲,剧情线完整,黑花生里还留下很多伏笔,若完成我相信会是一部神作。但是因为这部电影的小众和固有属性,上座率惨淡,票房不乐观会导致后续根本无法开拍。
我真是希望导演能像大圣的田导那样挣一笔大钱,有钱了说不定我还能等到三部曲完整版,和黑鸟的天坑填上……

关于史罗和海仪羁绊的不可靠猜想

重刷了一遍三体。
感觉罗辑真是一个无可救药的理想主义者,他的理想并不类似于程心的盲目自我满足,而是在具备能力后,就将人类的责任扛在了自己身上,他是被动的,冷静的,但似乎总是无法舍弃人类群体对他的诉求,总是选择去回应人类对他的期待和信仰,哪怕那是盲目的,无理的,暂时性的,可以随时翻脸不认人的。
面壁者,执剑人,大移民时期的地球军精神领袖,前期总是形容他玩世不恭,没有责任感,内心冷漠,然而在没有任何回报的情况下,他拯救了人类三次,为此失去了家庭,失去了生活,失去了语言能力,最终都被抛弃,被审判,被指责。可经历一切后,他最终还是选择成为人类文明的守墓人,放弃逃亡。
而不得不说的,罗辑拯救人类三次,大史,仅在罗辑墓前对话为止,救了罗辑八次。如果算上罗辑在墓前与三体文明对话完毕后的咸鱼般的状态,大史那时候基本会和救护车一起赶来回收。我觉得没跑了,所以目测九次。再加上地球叛军时期,恐怕会有更多。
不禁叹气,大史还真是守护者的守护者,这份不为时间所动的羁绊,比罗辑那镜花水月的幻想,那美丽不可方物的梦中情人都要坚固和可靠。可惜罗教授是个沉醉于雾里看花幻想的文青,如果他睁开眼,看到的大史,大概就是手边可抓住的绳索吧。
至于章北海男神和丁仪男神棍的交集……我还是重刷后才真的注意到。章北海正是和拿着花的丁仪进行一番意味深长的谈♂话后,立刻十八万买了三块陨石(人命),不费一兵一卒修正了整个未来舰队的方向,ETO看到都表示跪了………现在想想,丁仪怎么可能啥都不懂!喂!完全像是暗示了一番后章政委秒懂然后雷霆出手啊!丁仪可能内心疑惑一下咦怎么这么顺利他怎么办到的……所以这两个还真是天生一对啊!脑补空间太大了!
偶尔还会脑一下章北海和罗辑两大面壁男神如果有交集会怎样?(不过前期一个没觉醒一个在伪装应该没什么火花,都看不透对方吧)
维德和执剑人罗辑会有交集么?他们会不会彼此理解?维德会和地球军时期的领袖罗辑有关系吗?他们是否经历过合作?真想脑内一下啊,想想还挺带感的……

六州歌头·少年侠气

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推翘勇。矜豪纵。轻盖拥。联飞鞚。斗城东。轰饮酒垆,春色浮寒瓮。吸海垂虹。闲呼鹰嗾犬,白羽摘雕弓。狡穴俄空。乐匆匆。
似黄粱梦。辞丹凤。明月共。漾孤篷。官冗從。怀倥偬。落尘笼。簿书丛。鹖弁如云众。供粗用。忽奇功。笳鼓动。渔阳弄。思悲翁。不请长缨,系取天骄种。剑吼西风。恨登山临水,手寄七弦桐。目送归鸿。

龙为中华图腾。昕是天将破晓。振东意指振兴东方。国梁直喻国之栋梁。志戬有兵戈之声,国士之志。
请好运眷顾他们吧。
如果有公道的话,请分一点给他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