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匆匆

His life is only one fault, that is too much love two things: devoid of gratitude to his country and I.

【长安中学AU】爱要大声说出来(上)

梗概:为纪念长安中学第一百二十五周年校庆,校方策划了一个屋顶告白大会,学生与教职工们纷纷踊跃报名。

*现代长安中学paro,cp带规敬,其余皆友情向,大概上中下三篇写完

*虽然剧情魔改,还是庆贺一波规敬相认~本篇全员存活欢脱向~ (保留剧设,但所有人物会稍微靠近书里的性格)

-----------------------------------------------------------------


“在开场前,让我们祝贺长安中学一百二十五周年生日快乐!”

主持人李亨站在台上致开场词,他今天风度翩翩,光彩照人,作为长安中学最大校董李隆基的长子,一直以来形象上佳,被学生们背后偷偷称作“太子”。

台下掌声雷动,作为校庆附带活动的屋顶告白大会就此拉开帷幕。


说起告白大会这个创意,是校庆策划小组头发都薅秃了一半才勉强拿出来的。在李隆基事逼一般的老年生活中,面对即将到来的校庆,他突然灵光一闪,要搞点不太一样的活动。和他的后半生挚爱——全民偶像杨玉环进行讨论后,要求是“青春,热血,有创意,要全校参与,并加入纯情的中学生恋爱元素”——直接导致以李必为首的策划人员们差点撂挑子不干,最终李亨拍板定下了屋顶告白大会的模式。

当然,作为代价,李亨被赶去当报幕和串词的主持,和他同气连枝的李必则担任广播站的站长,负责整个活动的广播和拍摄调度,以便最后刻成光盘作为校庆纪念。以长安中学的话题程度和论坛活跃度,这回的录制内容在长安市范围广泛传播几乎是板上钉钉了。

执行校长郭力仕于是高深莫测地教导李必:“你知道当天你在广播台最重要的任务是什么吗?”

李必严肃作答:“调控活动流程和摄制组,让拍摄效果达到最佳。”

郭力仕摇头:“不,是控制好广播按钮,如果台上说了不合适的话,就把音响关了,或者在刻光盘的时候掐掉。”



虽说名叫告白大会,但是为了响应正能量的号召,校方表示普通的表达感谢也可以上台喊话,并呼吁教职工也加入进来。竟然真的有不少教职工报名上台喊话,还包括一些平日里或冷酷,或内向,或话都说不清楚的老师——例如披露名单中的历史老师徐宾,让众人惊掉了下巴。

据校园论坛披露这是某次真心话大冒险的惨痛结果,直接导致全校师生吃瓜热情空前高涨,对校庆日活动表达了极大的期盼之情。

这些人中并不包括张小敬,那回决定命运的真心话大冒险没叫他,所以他可以兴致缺缺地坐在教职工区观众席的角落看完全程。坐在他旁边的是已经退休的前教职工闻无忌,现在在学校里开小卖部,他倒是一脸兴奋,因为读高三的闻染也会上台。


说到张小敬,他在长安中学的知名度一点也不低。他本是学校心理辅导室的老师,平日里基本门可罗雀,还身背一堆的负面传闻,但是却有固定的一批拥护者,还和一众人气教师甚至学校高层的关系谜之很铁,所以被校董小儿子李麟、副校长林九郎投诉了都还能安稳待在教职工队伍里,可入选全校十大不解之谜。


张小敬的负面传闻包括拉帮结派不良团体事件,聚众群殴欺负李麟事件,以及当众撩完教务处女神檀棋后不到一天就和闻染传花边新闻的渣男兼师生恋事件。

其余传闻难辨真假,不过不良团体事件,还是有知情者表示,“不良人”只是一个万事屋性质的学生社团,名字由社团内的唐代文化爱好者提供,张小敬恰好是该社团指导老师,后来还有被帮助过的人建议社团改名为“红领巾”。言而总之,张小敬就是这么一个被倒霉如影随形,还能四平八稳工作生活的奇男子。


告白大会进行到半途,大部分报名的学生们都上台过了,前半天的录制过程异常顺利,喊话的内容也无非是表白、感谢或为高考鼓劲。

观众正是有些疲累松散的时候。这时王韫秀站到了台上,一看到这位长安市警察局长的独生女,台下众人纷纷打精神正襟危坐起来,这位可以靠爹在长安市横着走的千金小姐,一旦遇到不满的事,最常说的话就是:“信不信我让我爸用枪打烂你的头盖骨!”

虽然是千金小姐的气话,得罪她的后果也绝不好受,此刻王忠嗣局长还坐在台下看女儿呢,绝大部分观众都挺直了腰背显出竖耳倾听的模样。

“我要喊话的对象是元载老师!”
这话一出口,众人纷纷看向政治老师元载。元载平日里存在感并不高,和他接触过的学生对此人的评价,一半说他温和可靠,另一半说他笑面虎,不过显然王韫秀在前一半里。

“我想对元载老师说,我已经满18岁了!还有半年,我就成为大学生了!到时候,你同意和我交往吗?请现场回答,谢谢!”


此话一出,瞬间引爆全场,王忠嗣局长更是用他那可以刺穿头盖骨的眼神盯着元载。

元载以淡定著称,接过话筒的时候也不免手心冒汗。

他带着不变的诚恳微笑说:“韫秀,作为老师,很抱歉我之前一直没有察觉到你的感情,在此我也对你的父亲道歉。但作为我个人,”

元载深吸了一口气,好似做了会心理建设才开口,“我同样承认,你在我生命中是最重要的人,等你成年以后,如果在大学里没有找到喜欢的人,请同意让我正式追求你!”


这番话浪漫不失得体,瞬间挽救了众人对师生恋的负面猜测,就连王忠嗣也不免有些改观,表情没有再那么可怕了。

广播站内,副校长林九郎慢悠悠喝了一口茶:“这元老师还是厉害啊,前途无量,不能惹,不能惹他啊。”

李必冷冷一笑,他还没忘了元载在“校董之子李麟无辜被聚众群殴”事件里的丰功伟绩,对身边员工说:“涉及到不能过审的师生恋内容,这段全部掐掉。”

他看了下名单,下一个上台的是姚汝能。



语文老师姚汝能带着貌似自信的微笑上台了。

“我要喊话的对象是张小敬!”

台下观众又纷纷不自觉地目光寻找张小敬,找了半天才发现角落里的张老师,脸色还显得很臭。

“我想对张小敬老师说,最开始认识你的时候对您有误会,对不起!你是一个好老师!”

“我还想对在座的各位说,没错!校论坛上那篇《张都尉事件簿》是我写的!里面大部分内容是取材于亲身经历!希望大家继续支持,多多点赞!谢谢!”


台下不良人社团的一众学生们鼓掌十分卖力。

小乙兴奋道:“是那本张老师当主角的探案簿吗,点击率很高呢,就是不知道最后和谁在一起呢,闻染,檀棋,许鹤子,还有瞳儿姐,好难选啊!”

康老三也在旁边爽朗笑道:“可以啊小敬,萧规还和我说他在学校里受欺负,这不都有新朋友愿意帮他写小说了!”

张小敬深恨自己耳力太好,心情郁郁地想:“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等姚汝能下来我一定要找时间揍他一顿。”


正在这时,闻染上台了。

“我要喊话的对象是我爸爸。”她冲着闻无忌坐的方向眨眨眼,“如果大家经常去小卖部的话,一定认得他!”

台下传来善意的哄笑声。闻无忌老脸羞红,把张小敬的手当墙皮抠,张小敬痛得要死,只能在心里翻个白眼。结果闻染喊话的内容竟然不是感恩父爱。


“我想说的是,爸,我和张小敬老师的绯闻是假的!你不要当真了!张小敬老师从小一直照顾我,就像我的另一个爸爸一样!......额,对不起,就像我的叔叔一样!请你不要继续误会我和他的关系了!还有校论坛也是,不要继续乱传了!谢谢大家!”


闻染走到后台,发现向来不睦的体育老师鱼肠靠在墙边站着,不禁打了个冷颤:“你你你你你想干嘛?今天我爸和张小敬都在,萧叔说不定也在,你不要乱来啊!”

鱼肠夹了根细长的女士烟,斜睨着闻染:“我来排队等上台罢了,今天不动你。我也要有那个胆子啊。”

闻染奇道:“你也要上告白大会?对萧叔吗?你下一个上?”

鱼肠指了指快晕倒的徐宾:“下个不是我,是他。”

闻染大惊失色:“徐老师?!你真的要上啊!”

徐宾可怜巴巴的点头。随着李亨串词结束,残忍的一刻到来了,徐宾满怀悲壮的走出后台。


闻染还陷在震惊里,鱼肠嗤笑一声:“萧规不是带你们商量好的吗?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弄半天婆婆妈妈的,姓张的又不知道。”

萧规目前在长安中学教高二的化学,他本人也属于全校十大不解之谜,概括而言,就是校论坛上从“明明那么像黑社会,身份却是老师呢”,到“原来真的是黑社会,竟然跑来当老师呢”的流言进化。

鱼肠摇头抱怨,“从他莫名其妙跑来教书育人,现在真是半点以前的样子都没有了。”



徐宾的上台属于千呼万唤始出来,群众热情极高,作为一个教课靠90%PPT干货、10%说话的金牌历史教师,十个学生就有十一个想知道他今天上告白天台想说什么好吗!

面对台下一双双探照灯似的求知之眼,徐宾觉得脚下是岩浆,头顶冒烟,瞬间卡壳。

张小敬一看就知道徐宾的演讲恐惧症又犯了。他刚知道徐宾在名单上的时候跑去问,徐宾双眼闪烁地说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必须上台,张小敬头疼地表示这事得厚脸皮上,他可以牺牲自己替徐宾上台——随便喊个话就完了嘛!

结果徐宾又不说话了,只摇头坚持,非要自己上,张小敬只当他要突破自己,只能在精神上予以鼓励。


在徐宾冻住的几十秒里,李必也头疼了,果断下令:“先放一波礼花。”

于是在礼花声与喜庆音乐中,全场尴尬的态势被缓解了一些,张小敬看这样不行,偷偷拿出弹弓,捏了个纸团,对准角度往上方一弹。

从天而降的纸团打在徐宾的头顶,动静不大,却终于让他解冻了。


“我、我也想对、对张小敬喊话。”


徐宾两腿打着颤,看起来快要哭出来,但毕竟还是说下去了。

“我想对他说,谢谢你愿意和我交朋友,谢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谢谢你借钱给我......还想对所、所有人说,传闻,传闻不可尽信。但是,赞谤由人,不必文教。含容终有益,任意易生灾。处变,当坚百忍以图成......”


历史组的都在心里刷屏“他又开始了”,闻无忌一脸问号戳张小敬:“他不是在感谢你吗?现在说的什么意思啊?”

徐宾最终找回了节奏,涨红着脸收尾:“总之,张小敬是一个好人!他永远是我徐宾最好的好朋友!”

台下很给面子的掌声雷动,中间夹杂着吐槽:“后半场怎么回事啊?这是什么张小敬告白大会吗?前面收到表白最多的都是班草、校草、太子和李必男神啊,为什么后半场画风变了?”


张小敬心很累地跟着鼓掌,到这份上他要还看不出问题就真的智障了——他们这些上台的到底在背后搞什么鬼?打赌有必要这么拼吗?

然后他又有些气不顺,萧规之前还说什么不见不散,结果今天老闻来了,他影子都没一个,实在是言而无信。

TBC
*接受不了闻染死,第八团的独苗苗啊,所有人的希望,剧里就这么没了...
*大唐建国到天宝三载,正是一百二十五周年

*后续出场名单:保安大队曹破延,看门大爷崔器,教务处一枝花檀棋,深情总裁李隆基,留学生伊斯,励志好青年(?)何孚,竞赛生岑参………




虽然两个角色剧里依然像牛郎织女一样见不到面,可是这不也挺好😂看微博逗笑我了。至少书里的他们永远不会改变

【规敬】被嫌弃的张小敬的前半生 (黑道大佬萧规 X 落魄刑警张小敬)

*现代警匪AU,有私设,包括边区破警局靖安司,没有搞恐袭但依然黑化的萧规,没有十二时辰任务但依然凄惨的大头

*黑道大佬萧规 X 落魄刑警张小敬


(一)

这场大雨持续了快一天了,陆三想,连楼里的血味都要冲没了。这是栋废楼,还圈着拆迁的隔离带,今天刚发生了一场枪战。

他老老实实的守在门口,身后的房间空无一物,只有一个重伤躺倒的警察,龙波正蹲在他身前,眼神幽深。这个警察快没救了,陆三斜眼瞟着,也不知道中了几枪,胸口还被锐器开了个大口,龙波已经用最快速度上了止血粉和绷带了,也只是到没再汩汩流血的程度而已,从头到脚,盖着自己的血做成的裹尸布,可神志还算清醒,很难说是不是回光返照。

陆三的距离听不见他们说话,只能猜想着这个小警察的身份,到底有什么值得龙波特意从珠三角的生意分神出来到这边远破县城走一趟,还把这里查了个底朝天,从他跟着龙波以来,还没有见过他这么轻重不分且着急上火。陆三并非龙波的心腹高层,至今也只是作为黑警卧底过一次,跟过几次大买卖而已。

他服龙波,有别于港口那些原本就权势滔天插一脚到黑道的草菅人命的大佬,龙波是真正的泥腿子出身,一步一步把势力做大到连通珠三角和沪港。龙波对待自己人算重情义,而一旦发现手下违令或做了什么让他不喜的事,处理也是狠辣迅疾,至于对待敌人,那是残酷冷血都不足以形容。而无论在哪种情况下,即使在极怒中,龙波也能保持着一种气定神闲的潇洒。

而就在刚才,分明是来千里迢迢救人,陆三瞧着,龙波进门的时候,表情狰狞,眼神活像要吃人的恶鬼,简直像要进去对人动私刑了。

这个张小敬不过是边区小警局的一个协警而已,他和龙波到底是旧交情,还是有仇?

(二)

龙波——也就是萧规——一只手死死地按住张小敬的伤口,笑容带着讥诮:“大头,你看看,我说这世上只有我还管你的死活,你不肯跟我,非要跑到这破地方当个协警。现在呢?他们又一次把你扔在这了。”

张小敬仅剩的一只眼睛木呆呆地看着萧规,他说不出话,连表情都是僵冷的,他所有的震惊和崩溃都早在一年前得知龙波的真实身份时就用完了。在失血带来的极度寒冷和疼痛中,他勉强深吸了几口气,才憋出一句话:“萧规,你带了人吗?我求求你,帮我给警局报个信,有内奸放了炸弹,所有警员都会死的......”

萧规脸上的笑意消失了,他靠近张小敬,垂下眼帘看着他,周身带上了迫人的气场——这个时候他终于像那个让几大港口的黑道胆寒的龙波了。“你拿什么求我呢,张小敬?”萧规声音压得极低,眼里却燃烧着吞噬一切的黑色火焰,“你怎么知道,我和放炸弹的人,不是一伙的呢?”

话音落下,是一段难堪的沉默。

过了几十秒,张小敬才哑着声音道:“没必要...你没必要这样,萧规。你也说了,小破地方,你都没来过...警局的人都是些小虾米,就算背后的人找你,你也不会收了钱就对他们赶尽杀绝的,我知道你不会。”

萧规扬起了嘴角:“原来在你眼里,我这么有良心。我是来这做善事的?”

“你是来救我的,”张小敬眼前已经开始模糊了,他笑了笑,“可我活不过今天了。你帮我最后一次,让我安心上路吧。”

(三)

张小敬是在今年开春的时候进的这个边区的小警局,作为刑警支队的辅警,支队长姚汝能接的他的报道,表情明明白白写着嫌恶与鄙夷。这是正常人的反应,张小敬看上去凶神恶煞不好接近,还是徐宾托关系搞进来当辅警的关系户,加之那时候他还陷在闻无忌离世和萧规涉黑的双重打击里,不太说话,神情冷漠麻木,刑警队的热血警员能对他有好感才是怪事。

这个边区的警局情况特殊,并不全是小虾米,其中有好几个大有来头。也正因如此,萧规之前仁至义尽帮他抹了服刑记录,可瞒不了这警局里的上级们。

支队长姚汝能年纪轻轻,是正八经的红三代,爷爷是首都市局的一级警督,和家里赌气跑到边区来做刑警。而他之所以选这跑,是因为更早一步到这里“下基层历练”的李必,这位身份更高,才23岁,背后好些手眼通天的大人物撑着,到了警局和首都的联系也没有断过,最多再干一年半载就可以回到首都,一路绿灯。

李必资历不够,警衔并不高,然而握着局里的实权,雷厉风行,局长得对他点头哈腰。边区情况复杂,宗教问题和官黑勾结让刑事案件的处理更敏感,很容易引起大规模流血事件,最开始首都那边的长辈并不希望李必选择这里作为起点。李必上任三把火,破案连着扫黑除恶,半年时间就把这边的势力得罪个透顶。

管档案室的徐宾此前推荐张小敬来这边做辅警,还做了担保,辅警不需要太复杂的手续,张小敬就这样进来混饭吃了。政府和黑道联合施压,最新的化工厂爆炸案卡住了,刑警队里,连带李必,正是人人憋屈拱火的时候,张小敬这个有前科的新同事出现,不亚于撞枪口。


接下来的三个月里,张小敬算是狠狠体会了一把人缘差究竟是什么感觉。也许是因为自己作为辅警越权太多了。辅警一般没有资格和正式警员一个办公室,外出行动了才由队长统一通知,可徐宾一求助,张小敬只能陪他连夜把档案室理了个底朝天来找突破口。然后李必来盘问,张小敬一步步的,只能不该管的全管了。

这个警局的风气很正,这让他久违的欣慰,可是光凭正直和热血在这种边区泥沼会寸步难行。都太年轻了,张小敬想,他看不下去,就把黑吃黑的各种阴险招数都教了,帮衬着姚汝能连破几个大案,还阻止了一次差点出人命的强拆。钉子户们被劝出的时候嚎啕大哭,他又想起闻无忌,那晚上天台吃了一宿的寒风混沙子,第二天灰头土脸险些站不起来。


老了,他想,当年刚进缉毒队的时候,他和萧规两个,被安排去当卧底也无所畏惧。他那时候傻兮兮的,只有一腔热血挥洒,萧规也傻,但他好像天生就知道该做什么,他们俩就这样在毒枭手下的小喽啰堆里打转,搏命,互相扶持着,晚上并排躺着,幻想着未来的好日子。闻无忌作为他们的上线,也保着他们,张小敬回想起来,当卧底的那段日子,竟然是明亮的底色,快乐远大于苦痛。

后来呢?后来他和萧规分开了,他调到首都当刑警,逐渐当上大队长,闻无忌复员后带女儿闻染开了家店,还越开越大,萧规来过信,说自己在港口打拼。再后来,就是闻无忌的惨死,自己去讨要公道,反被撤职入狱,老虎凳什么的挨个来了一套,要他签字认罪,最后是萧规连夜赶来把他提出监狱。

对了,那个时候他才知道,自己追查的这几年在黑道迅速崛起的大军火商龙波,就是眼前的萧规。萧规郑重的邀请他加入,说一起为老闻报仇,他想了整整一天,还是过不去自己那道坎,拒绝了。萧规没有一枪结果了他,反而给他洗了犯罪记录。

最后一面,他眼里带着恨铁不成钢的悲凉说:“大头,你还把自己当警察吗?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一无所有,一败涂地,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你做的这一切全都不值得。走到最后你会发现,我是对的。我等着你来找我的那一天。”


张小敬曾经动摇过,到了这个小警局,心竟然定下来了。他看着这群奔波的警察,像看到了年轻的自己,这是值得的吗?虽然这里的同事对他没什么好感,他还是乐于和正直的人共事。

靠离间计突破这里盘根错节的黑道势力后,警局顺利破获三起大案,还铲除了一个黑社会的组,其中不太光彩的部分由张小敬完成。这之后,大约有了点患难情谊,张小敬感到了同事们微妙的态度变化。

不过总体而言应该还是讨厌的,比如,李必见到他一定会皱起眉头。外勤组的檀棋之前对他不理不睬,现在倒是打招呼了,不过总是故意把他的水杯拿到正编的办公室,搞得他每回都要跑那边接水。队长姚汝能之前一直恨不能用鼻孔看他,现在变礼貌了,不过上回张小敬路过他在电脑上打字,姚汝能飞快的把屏幕给捂住了——要知道姚汝能爱写小说不是秘密,还爱给警局所有人展示大作,张小敬揣测姚汝能讨厌他的原因,可能是自己作为下属,一直不太尊敬上级,还教了他很多有的没的。

还有管武器库的崔器,以前看张小敬来提枪都把门拍的震天响,还在食堂吃饭时间当众呼吁不要和张小敬这种警界败类为伍——导致张小敬的桌子一直是空的,就徐宾会过来一起吃——现在崔器倒是主动和张小敬徐宾一桌吃饭了,只是和徐宾闲聊的时候,张小敬每回答一个问题,崔器就要呛声一次。他的哥哥崔六郎倒是一直客气友善。

徐宾私下里曾经安慰过他,让他不要放在心上,他有些啼笑皆非。仔细想想,除了办案,他私下一直没和这些同事们多说过几句话,也就和徐宾是经年交情,稍微话多一点。凭他的第一印象和这些天办事的手段,被讨厌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他不是会计较这些的年纪了。如果是他的青年时代,或许能受到欢迎,可是在岁月的摧残中,他也逐渐认不出面目全非的自己了。

(四)

“快跑。”张小敬把图纸塞到崔器手里,“给你五分钟,到停车场找辆车,我拖住他们,你快到民族小学,越快越好!”

崔器不动,吼道:“你都这样了断什么后!有本事你去外面找车,我来断后!”

张小敬火了:“你他妈别这时候玩英雄主义!后面二十个人带枪,接到的任务是杀我,就算我现在走,他们还会分出一半来追我,你拖个屁!趁他们不知道图纸,赶紧跑!”他往崔器背后狠狠一推,崔器一个趔趄,把图纸塞怀里拔腿就跑。


之前铲除的黑帮让这边的势力感到了威胁和恐惧,张小敬暗查过程中,探听到他们的计划,引导这边的教派信徒和警员产生冲突,趁机爆破啤酒厂,而啤酒厂对面就是一个小学。一旦伤亡数字上去,这种恶性事件,还和宗教有关,还是警民冲突,警局全体都得处分或引咎辞职。等警局换血的过程,够让黑帮恢复元气好几轮了。

张小敬传回消息时已经晚了,警局人手不够,只能到小学和啤酒厂附近尽量疏散,但边区人才紧缺,设备落后,根本无法预知爆炸的类型,时间和范围,只好先派几个会拆弹的进去试探。张小敬没回警局,和崔器汇合后突袭埋伏必经之路,逮住了嫌疑分子曹破延,发现他是因女儿被抓才受胁迫。

审讯过后,曹破延供认不讳,并画出了炸弹分布的具体位置。屋漏偏逢连夜雨,张小敬被官黑联合下了追杀令,这是无信号地区,他和崔器的手机早就打烂,通讯器也都在逃跑中损坏,只能尽快将曹破延画的图纸带到警队现场。


老了。张小敬再一次真切地想。他再不复年轻时的神勇,暗伤和体力的衰退让他变成一把哑火的老枪。

刚被二十多个人围堵的时候,他本想放弃了,结果对方太得意说漏嘴,竟然在警局也放了炸弹。他以为李必和姚汝能不会有人敢杀,是他忽略了,在这种边区禁地,想伪造证据一把一把,就算杀了位高权重的人,也可以栽赃到别人头上,还很难查,这是那些人的惯用手段。

惊怒之下,他一路杀出了重围,缴了其中一个的手机,跑到三公里外的一个废楼里才倒下。好不容易爬到一个有信号的地方,拿出手机想传信,转眼手机就被踢飞踩碎了。

他抬起头,看见了萧规的脸。

(五)

“我求你了。”他无声地说。

萧规扯了一边嘴角,笑容显得可憎起来:“你才认识他们几个月,命都能豁出去了?”

“他们都是好人,我只是想让好人有好报。”张小敬对上萧规的视线,那双眼是淬了毒的刀锋。


“带走。”萧规叫进来两个手下,转身向门外雨幕里走去。

TBC


*张小敬眼里除徐宾外全员对自己好感为负,实际只是遇上了一群口是心非...

警局全员:好气啊

萧规:你们没资格说这话

不管剧里怎么改,结局如何,萧规张小敬,太子李必,这两对患难竹马之间的情谊永远戳我泪点。

萧规黑化后对其他人再鬼畜,也没有辜负过大头。

太子现在再有嫌疑,可他原作真的就是个小甜心,他真的没有辜负过长源。

张小敬从见到萧规就开始为了卧底计划想对付他的办法,可萧规护着他对鱼肠吼 不准碰他你听清楚没有,被推下城墙同归于尽,还是把大头救上岸再死。

李必对太子的怀疑越来越深到最后几乎就确认他是幕后黑手,质问他为什么提前从灯宴出来,可是李亨从灯楼下来,找到李必开心的说,因为我收到有人说你出事的纸条,我担心你啊。

这两段我眼泪都要下来了。

仔细想想,大头的一只眼就是为萧规瞎的,李必更是为了李亨付出了一生,是双箭头啊,所以萧规即使是反贼,李亨即使有皇位,他们也都把一颗真心袒露了出来。

还没看到后续,想求求编剧,请不要矮化萧规或是黑化太子,高抬贵手一点,不要抹除这两对之间的羁绊。

估计最多到30集就要规敬相认了。


最新的三集,改编成分占了多数,徐宾按原作已经真凉了,伤心💔 剧里能不能再抢救一下

小敬实惨,但我看到龙波那段还是笑了。


何孚:靖安司被火烧了他们都没追你诶,都在追杀张小敬,真是神来一笔啊!

龙波:你说你🐴呢,头都给你薅掉信不信

然后何孚就被挖眼了


龙波:听说全长安的百姓和张小敬的命都比不上太子在李必心中的分量

然后李必就被踹倒在地

(不是,我知道你重视张小敬了,萧规你不能要求人家青少年和你一样吧)


闻染:张小敬被追杀了,怎么办?

龙波:行动提前。

(闻染他心里真的比你急,信我)


闻染:放了李必他说能救我恩公

龙波:放放放,赶紧去

鱼肠:闻染的恩公有这么重要吗?

(为鱼肠默哀,你看透了真相,对萧规来说这个男人比闻染都重要…不过说真的,大头全程为正方出生入死,结果上司被抓了,竟然靠对反派说我能救张小敬,被放出去,这也太讽刺了…)



先立个flag,等播到规敬相认,我当晚就写一篇he

李必这个人物,在剧的前半部分加了一些戏份,删了一些戏份,但目前的塑造方向还是让我有些失望。加的戏份例如审讯曹破延,我觉得不错,但是亲自骑马追车那里,就算表现文武双全,我还是迷惑了……李必应该很清楚自己最重要的是头脑和人脉,自己安全就能维持靖安司运转,绝不会轻易到前线以身犯险。

至于删掉的戏份……也可以理解。真把原作李泌的行动都拍出来,正反派之间的界限就模糊了。虽然我最佩服这个人物的时候,就是他明白无法说服贺知章救下被右骁卫扣押的张小敬时,立刻搞晕恩师,拿了靖安令,给贺知章称病,用贺知章的名义救人,到后来用靖安令踹掉夺权的吉温,一气呵成。他流着冷汗说“自古华山一条路”的时候,我真的拍案叫绝,这种心计和铁腕,还有不择手段达到理想的信念,才是四朝宰相李泌。所以他可以看到张小敬切掉的小指时,直截了当的说“矫情”,为救百人杀一人,有何不可?还需要愧疚? 本质上,心硬的程度,萧规≈李泌>>张小敬。大头真的就是外表凶,实际上……他形象在我心里已经变成被幼化闻染,小姚,崔器,不良人等等围着要糖的幼儿园老师了。

说回李必,剧里目前展现的李必,少年老成智谋深远的形象被削弱了,加上了想要两全的优柔寡断,对恩师的感恩之心,联系上最开始他说“我要当宰相”,顿显幼稚。还有被何监拒绝说“我找郭叔叔帮忙”那里,瞬间变成找大人告状的小孩……面对龙波如此弱势无能,这以后和元载官场对垒,不得被玩死?

李必的性格中,应该带有金字塔顶端精英阶层的残酷性,这也是最后张小敬给了他一拳,没有留任何话转身离开长安的原因。编剧的意图,可能是将原作李泌的道德完善,塑造成一个更“正”更“纯”,更“讨喜“的李必,这样正方更善良了,反衬得反派更凶残更恶了。但是想到被删去的那部分李泌,我还是忍不住可惜。

我现在就一句话,江南你看着缥缈录拍成这样,你不亏心吗?放下了龙族去深度参与这个,结果来个降智魔改??你还好意思嘲海牧吗?

两集拍完一本的内容是有多想跳过青阳的戏?苏玛第二集就死了以后新大君凭什么出兵救吕归尘?东陆四大名将驻扎峡谷等着被埋伏?姬野出场是当跟班?羽然进宫了?吕归尘一会勇猛开无双一会知心暖男一会退缩内敛,能不能把性格的改编方向定下来?强撑着看了四集,实在不能忍了。演技台词和服化道我不评论了。我等着羽烈南淮十二刀的戏,这场要是拍好了,我就闭麦。

铁甲已经不在。


最新一集崔器死,看到那么多观众讨厌龙波,作为书粉其实挺难受,这大部分是编剧改编的原因,希望后期能尊重原作的思想扭转一下吧。龙波不是为了给女人出气才火烧靖安司,他需要靖安司失灵,需要李必当人质,他争分夺秒的赌命去完成这个惊天计划,也不过为了千千万万个和他一样的蝼蚁罢了。这只是一群被抛弃的蝼蚁走投无路的抗争,他做的最错的事情是没有顾及长安城的平凡百姓,可是这本就是一场不公平的战争,他们又该如何发出自己的声音?如果都活成张小敬那样,五尊阎罗再厉害,注定只能当个被欺压的好人,闻无忌惨死,战友骨灰坛被踏碎,张小敬抗争的下场如何?封大伦和永王都活得逍遥自在呢。没有龙波和蚍蜉,张小敬的下场是在死牢里凄惨而终,闻染被熊火帮疯狂报复。崔器死得再壮烈,面对权势也可以出卖正在搏命的同事。李必表现得再心系百姓,察觉太子和老师的嫌疑也立马知情不报。

顺便,一旦涉及自身利益,所有人都可以把张小敬利用完就丢,唯有萧规不会。

我tm被剧里最新几集的小姚笑到头掉

虽然之前不太满意对姚汝能的改编,但是接受了这种设定后还是挺有趣的……例如对大头的态度变化线


放个对比:


书版小姚

姚汝能:“张小敬真坏真歹毒!”

姚汝能:“他这个人好复杂啊好想了解他。”

姚汝能:“张小敬没死!耶!!!”(和徐宾击掌)

姚汝能:“张都尉救了长安!他才从河里上来还有伤呢!你们凭什么抓他!”

姚汝能:“呜呜呜张都尉我还能跑腿不要嫌弃我…”

姚汝能:“不退!死也不退!死也不投降!豁出命给张都尉传消息!”

姚汝能:“我要给我爱豆张小敬写书!”



剧版小姚

姚汝能:“好不爽这个人啊我就要嘲讽他还要和崔器说他坏话!”

姚汝能:“我凭什么救他啊,为了檀棋我忍”

姚汝能:“被夸了有点高兴,但是我不能表现出来,我有姚家的风骨”

姚汝能:“靠他和檀棋竟然无视我在我前面秀恩爱!举起火把!”

姚汝能:“我就是不信这个世界上有你这么好的人!”

姚汝能:“我帮你找闻染行了吧!但是我不能认错也不能表现出来哼”


后面剧情会怎么发展,小姚才会成为那位写安禄山事迹时忍不住写进去张小敬三个字的小说家县尉呢?想想真的很有意思,后面千万编剧给我挺住了不要中途魔改或烂尾哦……

想给长安写个蚍蜉he结局,突然想到,按照书里人设,龙波要是找大头秀恩爱,闻染应该是在旁边撒花的小天使,鱼肠(男)满脸冷漠翻白眼。

按照剧里人设,龙波要是找大头秀恩爱,闻染和鱼肠(女)十有八九分别拿刀砍向情敌………

还有小姚!可怜的小姚!在剧里再也当不成热血青年!原谅我根本想象不出剧里的他要如何成为后来的小说家…

这写法和走向都完全不一样啊!!!到底该用哪版人设!

产粮大业死于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