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匆匆

希望时间能给我答案。

老叶,生日快乐。
又一年,祝你越来越好。

等了很久的上映,今天终于去看了。确实触及到了内心深处的迷茫,或者说像我们这样的学生群体共有的迷茫。电影聚焦在不同年代的清华,似乎无论哪一代人,年轻人们都在投身更宏大的理想,追寻别人得不到的荣耀,创造更多人赞叹和认可的价值,为此在时代的悲剧中,他们不畏牺牲,献身给科学和战争,或蒙受冤屈,付出更惨痛的代价。
这些年轻人所共有的,受到知识的熏陶,在不断的思考,奋发,前进。却正如电影里沈母的眼泪,忽略了自身的珍贵和人生的乐趣。可人生的乐趣不也同样与理想相连?
父母告诫,不要在明晰自己的乐趣所在之前,就为模糊的理想送命,那我们追求的到底是他人眼中金灿灿的一页还是自己内心的“真实”呢?能够分清吗?即使我们已经处在最好的时代,也代代相承无法磨灭的为实现自我价值的方式划分了阶级。
朋友们都很默然坐到图片放完才离场,感觉这真是一部读书人的罗曼蒂克。
年少热血,轻狂又多思,追求“伟大的”一切,伟大的责任,伟大的事业,伟大的奉献,在岁月的洪流中,有的不朽,有的绚烂扑火,有的被消磨殆尽。可年轻时,谁不曾做过梦呢?
(苍天哪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啥了,表白一下震哥的颜,子怡的演技和祖峰老师演的梅校长)
(还是安利一下这部电影吧,会有共鸣的)

一点关于设定的讨论之关宏宇

-----------------------------------------------------

关于为什么我觉得弟弟很不简单。

鉴于很多小伙伴可能对物流这个行业不是很了解,我多写一节,剧里弟弟对哥哥认怂说搞物流的什么人都要接触,没有参与运×毒但是一些打擦边球是难免的,不然做不起来(大意是这样)。对此,我想说………

屁啦!别听他忽悠!私人的物流公司正规运营的很多好吗!因为我家里人有搞物流的,四线小城市,正规运输,买了几辆大卡车,一般运的是废铁废铜这一类,明码标价0.6/kg等,就这样月入2w+不成问题,和恶势力一毛关系都没有!(亏我看到他搞物流还觉得很亲切,结果越往后看越卧槽。

那么弟弟为什么要那么冒险?原因只可能一个!来钱快!关家某一段时间一定急需要大量钱!处级干部的工资和正常物流的收入都没法填上的钱!所以弟弟铤而走险!大家可以估量一下,1g粉就是多少钱,一车又是多少钱,那么关键步骤要搞定的运输又值多少钱。退一步,弟弟没参与这个,那金山这类人,和林嘉茵谈军火价钱一单就是几百万(剧里那单大的直接两千万往上),这种运输又要多少钱。还有一些奇奇怪怪杂七杂八的,不止不能见光的运输过程值钱,没大背景的客户还必须给老板上供打关系,不然踩在钢丝上做生意,弟弟又不是做慈善的。

再加上,津港设定是海港城市,很多不可说的运输走港口出货,那么弟弟的人脉有哪些?有没有插一脚到港口?细思极恐。

这些猜测可能夸张了,但不是空穴来风,津港直辖市,物流做到一只脚跨黑,再加上弟弟表现出来的态度,他是那种唯唯诺诺的灰色老板吗?可以说他在道上是有一定地位的!至少能让他保持硬气开交易的底气!除非导演和编剧完全不了解物流这个行业,不然请自动把他收入再翻几番!

所以我说哥哥天真,他压根不了解弟弟怎么做生意的,长春那一节就表现出他对灰色地带缺乏基本知识,弟弟各种救场。为什么又用天真这个词,哥哥剧里一直把弟弟看做“曾误入歧途过又被教育过来好好做生意”的失足青年,从他的视角弟弟无害又不成熟,还有点不成器,这也影响到观众视角。(这跟关宏宇对待他哥的态度也脱不了干系,任打任骂的,认错服软,自己擅长的领域不动声色帮哥解决救场,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各种捧他哥,主动学破案,像小棉袄)
然而实际上,你们看看关宏宇大杀四方的气场!像是一个普通道上小混混或者小老板吗!

一点关于设定的讨论

首先是津港市,这个已经有很多分析贴讨论过,虚构城市,剧组的取景在北京和东莞,但是地图等用了天津,“津港”这个名字和海港的设定也贴近天津,但是按照顾局(二级警 | 监)和施广陵(一级警 | 监)的警衔和职位看,津港在设定里应该属于直辖市。去长春需要坐飞机,人口800万的设定也说明了这个城市是一个靠近南方的直辖市,类似重庆。也就是说,津港是一个靠近南方的直辖市版“天津”。
那么,我们再来看关宏峰老师,博士毕业,一路火箭式上升,二十八岁成为支队长,在津港市的设定,也就是二十八岁的二级警 | 督……!这是个什么概念,也就是说和军衔换算关老师二十八就是少校级别,别人的二十八岁……这还是在他不擅长处理人际关系,不会官场厚黑操作,对市局政委不假辞色的情况下。所以,除了天才+业务能力过硬到身边竞争者黯然失色+28岁前短短的支队任期内破获过多起重大案(这什么鬼运气啊,难怪叫柯南),我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于是果然后面十多年就升不上去了(。
因为真的已经很高了,不要被“长丰支队长”这个貌似质朴的名号迷惑了,出门是可以跪一片的。举个例子,关队和重案六组(北京)江汉是同级的。难怪关队全剧一直表现出一种“不谙世故”的天真和冷脸,还自带威严,对身边相处的所有人一点都不会示弱……
这也说明老刘和周巡(划重点周巡)在人际运作方面是很护着他的。
所以213如果不出这么一遭,关宏峰简直是前程大好,唯一缺的资历坐满了,那就是继续一路往上升,直辖市二把手甚至一把手近在眼前。如果政法口来回切换工作升得更快。他不圆滑,完全凭业务能力,国家都不会放过他的。
为什么我坚定认为关老师不可能黑化,一直坚守着正义,不是凭人设猜测。213他发现自己被陷害,种种做法,包括陷害弟弟,其实是直接将这个惊天大祸接手到自己身上。弄到现在,即使他能把这件事解决了,伪证罪都能让他入刑,有功劳又怎么样,很可能他再也回不到公安队伍,可以说前程尽毁。一个前途无量的天才支队长,他在案发现场第一时间能做这样的选择,我真是不知道怎么形容了。

再说周巡,到最后墓园告别时,展现出来,也是二级警 | 督。大家看看,看看,三十五岁,这职位,这容貌(关队好歹脸上有疤不善交际还有213黑历史了),前途无量,还单身……别全信那套“刑警连累家庭”,全国公安系统内就那么多优质妹子,周巡这条件妥妥碾压一片好吗!不要塑造得他仿佛没人要相不到亲一样好吗!他单身绝逼不是因为找不到妹子!
周巡这人生履历也够吊了,自降职位跑来做人家助理,然后三十多岁就直接越过老上级成为二级警 | 督……真的很牛逼啊!很值得吹嘘啊!他是不是因为关老师实在厉害到超人类,加上初遇时太黑历史了,才一直有一种自己很差的错觉……(说自己翻垃圾桶就够了什么的,你是现任支队长喂!)

同样自卑错觉的还有我们的表弟……虽说物流公司小老板听上去啊哈哈哈很接地气嘛,但那真的不等于零售店老板……你看他退行都要金盆洗手,一堆不是善茬的老大在旁边磨刀霍霍,小弟一大把,小说里还和一些道上的不明运输(都懂的)有关系……太灰色了!不要以为物流公司真的就只做物流!高利贷,赌场,保护费,空壳公司,能做的多了去了,有关系什么都不怕,社会我宇哥,我真不知道他做到什么地步,反正他哥也不了解具体状况……
就凭他认识那么多幕后的人(安腾,三哥等等),还瞒着他哥,活脱脱一个黑道百科全书,弟弟就不会是单纯惹事的小混混,他要是和幺鸡那种一挂的亚楠也看不上他。
然而一面对他哥,“我知道你一直看不上我”之类的怨夫话冒出来了……emmmm关老师的优秀过头到底给身边人造成了多大的心理阴影…

其实最想说的是,弟弟不会缺钱!按他那物流公司透露出来的设定他也不会缺钱!经常去泡吧还玩枪(不然无法保持枪法手感)的人根本不会穷!
周巡也不会缺钱!他的职位决定的!身上随时不到一百块只能说明平时生活很廉洁!但你告诉我处级或科级干部缺钱!你在逗我!
哥哥也不会缺钱!二十八岁就至少科级了!没工资的时候都有各地大学请他讲课!难怪被追时撒钱逃脱毫无心理压力!
所以他们这些人起码都是中产啊!作为穷人想想真是好气!还要写他们谈恋爱!(喂)



蔺晨:我喜欢他和别人喜欢他当然不一样。他可以不是少帅,我不在意他战场上有多英勇,也可以不是什么宗主,反正他那盟主还是我帮他坐上去的。他不用人人夸赞,我不看他脸也不指望他武功,他天天生病也没关系,他最惨的时候连个人样都没有,脾气最坏的时候砸东西骂人都冲我。我在他还是个浑身烧焦的长毛怪时就见过他了,在他全身上下都是绷带一无所有的时候就爱他,你们和我比吗?

【蔺苏】关于投胎这件小事

很早以前写的无意义小段子。
看琅琊榜2要出了,几十年后的故事,蔺晨貌似还在官方剧情设定里活着蹦哒,心中有些怅惘于是造点糖。




阎罗殿投胎点办证总处,鬼山鬼海。
判官翻到一个打了重点标记的名字,白眼一翻:
“林殊!你的滞留日期又到啦!这次的投胎名额是上面重点划分给你的,你别说又要转让啊!再留下去你身上的功德圈就要散没啦!”
只见一仙人风姿的公子飘上前来,一只如玉石雕琢的手将一张地府黑卡递到桌前,
“劳烦大人,今年还是续居住证。”

鬼群中一阵顿时骚动。
“林殊!哦哦哦!是那个地府周刊新出的鬼魂公子榜排名第一吗!听说他巨有钱的!”
“滚蛋!什么鬼公子榜,赤焰少帅有没有听过?就是他,我偶像,竟然见到了活的……不对已经死了。”
“兄台莫要乱说,这位分明是江左盟梅宗主的长相,我生前见过的。不过他为何不愿投胎呢?”
“你新来的吧?梅长苏就是林殊!前些年他刚来的时候,就超度了七万冤魂!七万个猛将哪!地府头疼好些年了,罚又不能罚,翻案了赶又赶不走,他一来,那些赤焰军冤屈执念尽散,才转世去啦!冤屈和功德都太大了,就他这么些年了,始终不走,阎王拿他也没办法……”

判官猛敲震魂钟:“肃静!办证处不许喧哗!”
复又哭丧着脸无奈道:“林少帅啊,你到底为何不愿意走啊?这又不是什么好地方!趁着功德还没散完,赶紧投个好人家吧,咱们也不想看你下辈子再受苦呀。”
林殊淡然微笑——确切说,他顶着的是“梅长苏”的脸——“不好意思啊,今年也走不了。我在等一个人下来。”
判官摇头叹息,这样的痴儿地府不知积累了多少,又有几人得偿所愿?却不知这一生传奇的赤焰少帅,江左盟主等候的心上人是谁?莫非是那位巾帼不让须眉的霓凰郡主?还是他一心辅佐的大梁新皇帝?可那两位都有举案齐眉之人了呀!孩子承欢膝下,可谓齐家之福,那林殊的等待注定是要落空的了,可叹啊!

其实,林殊在那地府久侯的某位,既没成亲也没孩子。

大概是梅长苏死了十年的时候,蔺晨终于成功招鬼,这才知道林殊在地府竟是个名人。
随即怒不可遏:他怎么还是那个死样子!有本事就给我死等到功德耗尽!有没有考虑过我的心情!这是逼我快点自杀吗!?
当然,一如既往的,梅宗主并没有考虑蔺阁主的心情,又自顾自做了决定。他请小鬼带话给蔺晨:看着飞流到他能照顾好自己,务必长命百岁,别太早来见我。
他说:我等的住,你好好活。
蔺晨砸了有一栋楼的东西,还是接受了梅长苏的单方面约定。
毕竟,他确实不是主动自杀的那种人,那就只能好好活着,活出风采搞些大事,下去后对梅长苏还能有些谈资。


第十二年,梅长苏见到了静妃,她热泪盈眶,也终于坦然聊起生前回避的话题,例如她与父亲的回忆。

第十五年,梅长苏见到了黎纲,他死于一场江湖寻仇,不过并没有太多遗憾。他说甄平还活得潇洒得很,飞流已经成家立业,江左盟不在了,但大家都还是挂念着宗主。

第二十年,梅长苏见到了宫羽,他只是遥遥对她点头微笑,看着她走过了桥。

第二十五年,梅长苏见到了萧景琰,在迎接水牛单方面抱头痛哭后,送别了这位伟大的皇帝。

第三十年,梅长苏见到了霓凰和聂铎,与这对同死的伉俪寒暄后,送别了他们。

一年又一年,梅长苏,林殊和苏哲的账户都会分别定时响起提示,您收到来自XXX的一笔汇款。
不缺钱的人永远不缺钱,这倒是真的。
梅长苏就悠悠然在地府逛着,等待似乎永不疲倦。



第四十年,长林军被大梁这任皇帝猜忌,又出冤案,一片混乱。萧庭生及其儿子都被卷入。
老阁主蔺晨传话给鬼魂。
你让他等不下去就别等了,白受苦……等等,他肯定不会听,你就告诉他,等我下去,如果他还没成孤魂野鬼,我陪他一起投胎,如果成了孤魂野鬼,我就和他做一对鬼鸳鸯。

梅长苏收到话,笑道,我等着呢。庭生你能帮的就帮一把。


第六十九年,梅长苏见到了年轻的蔺晨,一如他们初见时候的意气风发。
在地府,鬼魂都是自己最想留住的模样。所以大多情况下,人人相貌年轻。
蔺晨见了心心念念几十年的人,倒是愣住了:“你不是说想当林殊吗?怎么……”
梅长苏:“………习惯了。”
蔺晨:“你就承认一句,最喜欢和我在一起的日子,很难吗。”
梅长苏:“你也知道很难。”
蔺晨:“………”

蔺大阁主咬牙,不跟这小没良心一般见识。他现在志得意满:“我可是做到长命百岁了,你也得一诺千金啊。长苏,所以从现在起,你生生世世都必须和我在一块了。”

于是他问了当下最重要的一个问题:
“所以你被打成孤魂野鬼没有?”




end

* 然后他们永远幸福快乐没羞没臊终日厮混在一起四处搞事了。

祝福你,祝贺你,队长。今年你历经了全队最大的一场风暴,迎接了很多风刀霜剑,但你也卫冕了,毕业了,还有了最爱的孩子。祝你今后的人生一路都能繁花似锦,祝小宝贝的人生能充满欢笑与爱的光辉。
这是一个默默关注的球迷所能做的唯一的事,祝福你啊,超级英雄的新晋奶爸,世界第一的球皇老爸!我太开心啦!以致于眼泪横流!

#和爸妈一起看白夜

(剧情:“韩彬,我是在求你帮助我。”)
爸:哇……他求人怎么态度都这么吊的
我:(迷之微笑)你看韩彬不是同意了吗
爸:感觉他作用很大啊,就这样了关宏峰还说别人喜欢看戏
我:emmmmm(迷之微笑)

(剧情:周巡带人搜老关家里)
爸:这样不行啊,周巡这种做法,多好的兄弟关系都要折腾没的
我:也许人家不想做兄弟呢
爸:???什么意思?
我:😶(捂嘴)

(剧情:小周告白)
我:你们觉得小周真正喜欢的是谁?
爸:弟弟
妈:弟弟
我:!!!不!我不服!她都说了喜欢查案的样子!你们不信看这个分析贴!还有前面xxx(省略几百字)……总之按照分析,我认为她喜欢的人是哥哥!
爸妈:(双重嘲讽笑:-D)
我:你们到底为什么觉得喜欢弟弟!
爸:因为我是一个年过四十的中年人
我:现在我们讨论的是一个年轻小姑娘的心理!
妈:其实她喜欢的是结合体,只凭哥哥她不可能动春心的,你以后就懂了

(剧情:林嘉茵认出兄弟俩)
爸:这个女的!她一定和哥哥有故事!(激动拍大腿)
我:是有故事……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爸:谁让二十多集了全部女人都只跟这个弟弟有故事,这叫啥,分配不均……
我:……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妈:哥哥这性格,哪个姑娘愿意跟他谈恋爱。不过他人格魅力很大嘛,徒弟都很景仰他
我:对啊,我也这么觉得 :)

(重刷白夜,单纯发出来纪念family观影活动,顺便如果有人能和我唠嗑最好)

鬼魂关宏峰的警队日常(二)

梗概:关宏峰死了,他的灵魂被困在长丰支队,然后他发现每一个来警队的人都可以看到他。


 *一切OOC属于作者。

*看 @雨过天晴 太太的《死魂灵》看得心态崩溃后想写一个平和些的死亡梗。以及强推这把世纪大刀,文力强我一百倍。

*虽然没有车但毫无疑问的年下。


(6)

一线刑警的生活总是波澜壮阔的,即使纠察黑警大行动之后长丰支队的安防已经大大提升,还是会迎来某些突发情况。例如这一天晚上,突然毫无预兆的全街区停电,恰好白天扣押的犯人是个棘手的宗教暴徒,见此幸运的状况,利用警队陷入黑暗的这段时间暴起发难,并打碎玻璃捡起尖锐的一块当做武器,就要逃脱。

比较不幸的是,他同时面对了喜欢以暴制暴的关宏宇和周巡。正指挥队员们外围布防的关宏峰默默看着被混合双打的犯人,觉得情况可以很快控制下来,暗想有时候暴力单细胞也不是没有好处。

一片混战下,犯人手中的武器脱手飞向关宏峰所在的门口。

“哥!!!”

“老关快躲开!”

 

(7)

随着两个人影穿过半透明的关宏峰狠狠摔在地上,警队的发电机终于开始工作,灯光大亮。在场的众人表情均是一言难尽。

关宏峰:“.......”

犯人:“他两个这是......中邪了???”

小队员们:“英雄救美个什么啊!你们是不是忘了他根本打不到关老师啊!”

高亚楠:“呵呵。”

周舒桐:“今天也是怀疑上司智商的一天。”

 

(8)

说起警队的发电机,还是关宏峰生前为了预防某些紧急情况下的设施断电提议的,不过平日里百分之九十的时间处于搁置起灰的状态。

随着关宏峰的地缚灵形态解封,发电机再也不积灰了,保证办公室二十四小时的光明。

关宏峰觉得浪费,表示自己的黑暗恐惧症理论上不会再导致休克症状了,心理上的紧张习惯一段时间就能克服。

关宏宇说你拉倒吧,我看不见你的时候,大半年都习惯过去了你都还精神紧张,可见你是克服不了。克服不了又怎么了?出个电费钱,我反正也习惯开灯睡了。

关宏宇一想到他哥被困在警队里又没人看得见的半年,天天晚上黑灯瞎火孤零零的在警队大楼里对抗黑暗恐惧的后遗症,简直心疼得不行。

“以后再也不会了。”他伸出手去摸他哥的脸,好像真的能摸到似的。

 

(9)

关宏峰看到周舒桐在门后偷偷抹去了泪花,然后他想起这原来曾经是刘长永的办公室。

 

周舒桐看到了关宏峰,连忙笑笑,眼里还带了些泪意:“没什么,关老师,我就是在想,你能这样一直守护着警队,那我爸爸他,说不定也像你一样,还是生活在这里呢,虽然我看不见他......”

关宏峰的神情比生前柔和,他诚恳道:“小周,我并不知道刘队在不在这,但是他一定为你现在的成绩而骄傲。如果有一天我离开这里,到了那边,我会替你找找他的。”

 

(10)

关宏峰明显感觉到队里的气氛有些古怪。不如说,更加热火朝天了。

每个人都抢着跟他搭话,好像怕他寂寞似的,明明没有难解的命案,还是有人排着队问他问题。甚至有队员说自己记不清路了让他指路。

周巡更是连犯了两个平日根本不会犯的低级错误,被他一顿教训,神情却好像更高兴了。还有关宏宇,隔几分钟就偷眼盯着他,那有如实质的目光让关宏峰一天都处于神经紧绷的状态。

于是他去找唯一正常的高亚楠。

“其实这段时间,你心里也有答案了吧,关队。”高亚楠说,“他们什么事都要请教你,不敢表现得独当一面,一个两个的不肯出师,不都是为了留下你吗。不如你想想昨天做了什么事刺激到那两个门神了。”

关宏峰若有所思:“我去问问看。”随即他又皱眉,“但是他们现在被我唤起的依赖感......是错误的。无论如何,不应该寄托在我身上。”

 

(11)

看到那个半透明的影子远去,高亚楠才摇头:“其实你依赖一下他们,可能会更好。”

推门进来的小徐:“楠姐?你说什么呢?”

“没什么。”

 

(12)

小汪有些难为情:“师父说,这叫‘让您放心不下’战术,要是我们什么都会了,您一个无牵无挂,按照好些书上的说法,心愿完成了,就立刻投胎转世了怎么办呀!”他看着关宏峰的表情,又连忙摆手道,“但是师父和宇哥他们都是想为你好!没有要强迫您的意思!您要是愿意留在这,那最好不过,您这么厉害,我们警队如虎添十个翼啊!但您要是心里想走,那也......”

关宏峰看着越来越扭捏的小汪,心下有些好笑,立时明白自己和周舒桐的对话被那二位煞星偷听到,开始带着整个警队胡思乱想了。

我还能去到哪儿呢。他有些恍惚,分明是你们在给我一个容身之处。

“小汪。你先过去吧。我会和他们俩说清楚的。”

 

(13)

晚饭是周巡叫的外卖。关宏宇和周巡一直欲言又止并且无比焦虑地盯着关宏峰。在桌子底下用脚搏斗数次后,周巡不情不愿地先开口道:“那什么......老关。你待在这里,是真的开心吗?如果,你想早日投胎转世,那我们也,也帮你查。说不定......”

受到双重目光洗礼,关宏峰只有长叹一口气:“我不会自己离开的。如果我能一直留在这,就陪你们到退休,这总行了?”

关宏宇立时满血复活:“我就说嘛!我还不了解你?你什么时候在乎投胎转世这种东西了?今朝有酒今朝醉,你反正就喜欢破案,那我们就每天在一起,我保证让你开开心心的!”

“那敢情好!”周巡也眉飞色舞起来,“老关你还是队长!你就尽管使唤他们干活,反正他们乐意!”

关宏峰看着他们的表情,扯了扯嘴角,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


“赶紧吃饭。”

“诶。/好嘞。”


TBC.

*基调是欢乐的,矛盾是不可回避的,前途或许是光明的。

*下章打算溜平行世界选择收手的非通缉犯韩彬 或 调任的社会你林嘉茵支队长出场,二选一吧。



鬼魂关宏峰的警队日常(一)

梗概:关宏峰死了,他的灵魂被困在长丰支队,然后他发现每一个来警队的人都可以看到他。


 *一切OOC属于作者。

*看多了死亡梗玻璃渣后的报复性产糖,所以是欢乐流水账,毫无营养。

*虽然没有车但毫无疑问的年下。


(0)

关宏峰死了,他没能看清楚自己尸体的死状,没能看到自己的葬礼,没能见证亲手揪出来的幕后黑手的死刑。他就作为一个鬼魂安安分分待在长丰支队,也跑不出大门的范围。他飘在警队大楼,看所有人神情疲惫,忙忙碌碌,周舒桐没精打采,周巡更是烟雾环绕,神色空洞像是关宏峰十五年前见到的那个失足青年。

他的弟弟关宏宇这期间来过一次,关宏峰瞧着他的精神状态也很不正常,和亚楠说话也都是淡淡的,眉目间还带了些难掩的戾气,“我肯定是要报仇的。我知道没抓全。我申请了你们警队的编外顾问,明天一早就来上班。”

关宏峰很有些手足无措,每当他面临他人的悲伤——尤其是因他而起的悲伤时,都会感到相似的心悸。

可是我现在已经不能为你们做任何事了。

 

(1)

然而,这并非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转折发生在第二天关宏宇上班时。

“哥!!!!!!!!!!”

关宏宇几乎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关宏峰——半透明的,在1秒内就通过关宏峰的表情判断出这毫无疑问是他已经壮烈牺牲的亲哥,眼泪横飞地抱了上去。

“宏宇.......你看得见我?”关宏峰作为鬼魂当然是没法被碰到的,不过他安慰地虚握着弟弟的手。关宏宇激动得浑身血液逆流心脏都快从胸腔里蹦出来了:“这证明我就是你在世界上最在乎的那个人!对不对!哥!我能看到你!听到你说话!我以后都在警队陪着你!”

“关宏宇你他妈大早上在支队嚎啥呢!我告诉你别他妈.......握草!老关!!!!!!!”

 

(2)

一番混乱后,鬼魂关宏峰惊恐地发现,今天的自己好像所有人都看得到。格外令他不解的是,自己不仅没有受到队员们恐惧和排斥的目光,反而受到了热烈的欢迎——表现方式为抱着他哭。

一个小时后新案子来了,对着支队上下几十号警察巴巴的眼睛(包括周巡),关宏峰又不由自主进入了工作指导的状态。

而发现全支队每个人都能看到关宏峰之后,关宏宇的脸色和心情都极速变黑。

说好的只属于双胞胎的设定呢!这不科学!

那个周巡!搂搂抱抱干啥呢!别以为我看不见你的手!我哥都是一团空气了还敢占便宜!

操!你们这些警察都没自己思想的吗!光听我哥在这分析了!自己没脑子啊!快滚回工作岗位啊!

那个发抖的怎么回事!一副害怕的样子!我哥哪里可怕了!打一顿!

不过看到关宏峰能正常和小警察们交流,像是回到了关老师时代,关宏宇心中像是塞进了一团棉花糖。


(3)

关宏宇瞪视着刚才站在人群里两腿打颤的那个新人,把他拎出来:“怎么?怕鬼啊?”

新人还是紧张得四肢打颤,脸却慢慢红了:“不是......我不怕鬼。我是太激动了!我在学校就很崇拜关老师!没想到自己还有机会听他指导!”

妈的更气了。关宏宇的瞪视更加凶残了。

 

(4)

例行抽调检查后,新上任的市警察局长觉得这段时间的长丰支队特别诡异,好多警察对值夜班积极得不行,顾问关宏宇和支队长周巡更是恨不得24小时在警队,关宏宇甚至搬了一张折叠床(还是双人床)在办公室。

最可怕的是,每天大半夜灯火通明的,问起后每个人都打哈哈不肯说原因,周巡更是嚣张表示我们自己会凑电费的。

局长于是认为,对长丰支队的思想教育刻不容缓。

 

(5)

长丰支队的警察们不论警衔,每个人最近都似乎迷上了关于风水玄学一类的书,经隔壁支队有人举报,长丰支队的人还会讨论“养鬼”一类的邪法。

市警察局长觉得长丰支队更诡异了,作风简直要不得,于是组织了一次大规模的思想教育。

他要是能看到我哥,保证不会觉得那是“邪法”。关宏宇愤愤不平的想,我哥一只鬼都帮着指导破案了,有这么五讲四美的养鬼吗!


TBC.

*nili长丰支队药丸。

*渣文笔无逻辑,不知道写不写后续。